www.g22.com - 英皇澳门手机入口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技术支持

315专访王丁棉:广东奶标准远高于新国标 奶企应凭良心去做事(组图)

时间:2019-01-06 10:42:34  来源:本站  作者:

  王丁棉,广州市奶业协会会长,因为对奶业的批评大胆直言,被称为奶业“大炮”。对于一些乳制品企业而言,王丁棉显然是个喜欢四处爆行业之短,不受企业欢迎的人物。曾经引起巨大震荡的蒙牛“OMP”事件,“炮轰”奶业新国标为世界最低最差。王丁棉一直都处在“乳业论战”的风口浪尖中。“现在的牛奶真的安全吗?消费者应该怎样选择放心奶?带着这些大家关心的问题,让我们在今天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走进王丁棉会长。

  王丁棉:去年6月份开始讨论的新国标问题,一直到年底都还没有定论,当然最后的结果按我所得到的信息来看,国家卫生部、农业部在这个问题上他们的态度已经有了改变,实际上目前正在进行善后工作,比如说对全国各地向业内征求新的意见,这样实质性的工作已经在开展了。

  王丁棉:我到现在一直还是坚持这个标准,我掌握的情况确实有这么个反映。比如说关于生奶的标准、巴氏奶的标准,甚至是奶粉的标准,我们不是反对交给企业起草,但是这个企业要公正一点,不能把这个标准与自己的利益捆绑起来。比如这个企业都不做巴氏奶,代替政府去起草这个标准这样合适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肯定会把对我不利的标准删掉,把对我有利的标准放进去,这个利益就反映出来了。

  主持人:关于常温奶跟巴氏奶,其实一直都有很多争论,而且您之前好象也说过常温奶是百害而无利的产品,您觉得是某些乳业巨头用一些虚假广告来误导消费者,能否请您谈一下巴氏奶跟常温奶的区别,其实消费者比较关心这些方面的问题,然后再请您谈一下巴氏奶的前景。

  王丁棉:常温奶也没有严重到百害无一利,仅仅是营养、口感上有区别,而且巴氏奶到现在一百多年还是全球液态奶的主导消费品,常温奶虽然是液态奶,在世界上大概不会超过7、8个国家,其中我们国家就是,我们国家的常温奶在液态奶中达到60至65%,还有一部分是酸牛奶,巴氏奶跟酸牛奶合起来差不多38%,不到40%.

  为什么说常温奶不好?一是它本身不够环保,不够低碳,还需要高温去杀菌,高温就需要消耗更多的能源,而且在加热过程中牛奶中的维生素、蛋白质等营养会受到破坏和流失。有专家说牛奶的维生素可以不考虑,我们吃点蔬菜水果就可以了,其实不是这么回事,现在全国一年的奶最少估计是5百亿包,哪怕一包是零点几克(的维生素)都好,总量算下来的话,大家可以算一下流失的维生素有多少。

  低温奶、巴氏奶是第一选择,在交通山区很远的地方可以用一部分常温奶去弥补市场,主导市场我觉得应该还是回归到2000年之前的状况。在2000年之前我们整个国家的巴氏奶、常温奶的比例是7:3,70%是巴氏奶,30%才是常温奶,这种消费结构比较接近全世界的消费流行,普通国家都是在90%到95%的巴氏奶,常温奶很少。

  主持人:其实现在除了常温奶跟巴氏奶之间的争论大家比较关心之外,近两、三年来,酸奶有点异军突起的感觉,业内人士指出,近年酸奶增速在奶制品中独当一面,竞争残酷程度与日俱增。目前华南奶业市场比较发达,有老牌华南奶业企业,有国际乳业巨头达能,有国内蒙牛、伊利的包围。你认为面对残酷的竞争,能否就华南地区的酸奶行业的竞争谈一点您独到的见解?

  王丁棉:酸牛奶是牛奶液态奶的三大品种之一,从2000年到去年整个酸牛奶(市场)的发展将近翻了两番,这么大的市场空间,我算了一下,这11年平均增长达到14%,这意味着它有市场需求。从产品本身性质来说,酸牛奶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品种,通过发酵以后营养更均衡、更丰富、更易于吸收,美容、排毒、保健肠胃的功能都不错,保健功能又强调有营养,口感也相当长,但是它有一个弊端是整个系统要冷冻。

  王丁棉:就是级别、品质。酸牛奶的品质主要体现在活性菌种含量,我们国家有一个叫益生菌的总量,酸牛奶不能变质,如果变腐变臭了就意味着变质了,假如像我们这边的夏天,紫外线那么强,酸牛奶放室外一两个小时就变质了,所以酸牛奶一定要低温冷藏,要新鲜,时间不能很长,但是随着现在加工工艺、细菌手段改进了,现在有个别的酸牛奶品种可以保留到21天甚至是30天,原来是14天。最近上海有一个大的品牌,进口一个特殊的菌种,可以打破酸牛奶的最大的(保质)期限,不用冷藏保存在常温底下也可以放一、两个月。

  王丁棉:对。还有牛奶的菌种,如果原始代,再繁殖第七、第八代,做出来的也是比较差的。整个酸牛奶最关注的点也是最薄弱的种就是在菌种的研发上,现在整个是二、三百亿的市场,现在生产的菌种基本上依赖进口,要么就是外国企业在这边生产的工厂提供的,现在个别企业自己有研发小部分,但不能大批量生产,这是我们的短板。

  王丁棉:随着消费者对酸牛奶的认识和接受,特别是年轻人一代,老的可能喝冷饮有点不习惯,但年轻一代都不讲究这一点了。另外酸牛奶保健功能这么强,消费者认可以后,它的市场前景是很大的,我看未来三、五年15%的速度还会保持好几年。

  王丁棉:其实市场竞争很激烈,酸牛奶刚刚发展起来也就十年八年的时间,国外企业进来争这个市场也不奇怪,法国达能也是一个很大的品牌,国内做的好的就是光明、蒙牛(就是市场,不谈品质),广州还有燕塘、华农大等,地方性品牌虽然市场不大,但品质很好。

  因为酸牛奶很特殊,没有发酵不成熟或者不稳定,类似广州达能,他们选择的是4个菌种,常规的是使用2个菌种,法国达能原来是使用3个菌种,广州达能最近推出4个菌种,这个就相对稳定,发酵充分。类似法国达能比较稳定的一个要点就是坚持使用法国进口的第一代的菌种,这样质量有保证。

  王丁棉:酸奶在生产环节就把好关,在我这10多年的接触当中,酸牛奶的投诉率相当低,比较少。奶粉没有水分,反而奶粉的投诉会比较多,有时媒体带上消费者买的一罐罐奶粉,有时是变质,有时受潮等等,都会拿到我那鉴定、评判一下,但是巴氏奶、酸牛奶这两个产品的投诉率相当低。

  王丁棉:我不是坚决反对常温奶,但是我反对国外企业和国内大的供应商联合起来误导我们的消费者,这种叫利益集团,这样就不对了,但是北方的奶源过多,通过这种产品加工,无非喝不完以后,一个是做奶粉,第二是做成常温奶,才可以把销售半径延长一点,从北方拉到南方拉到西部都可以,这我不反对,可以解决当地奶源过剩的问题,但不能强迫全国所有消费者都喝这种牛奶,我们应该强调当地有条件可以发展当地的奶业。

  主持人:所以也想请您谈下这方面的问题,从08年三聚氰氨事件之后,包括最近蒙牛黄曲霉素事件等比较多负面的信息,人们在牛奶方面的消费好象比较迷信国外品牌,您觉得影响国内牛奶消费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王丁棉:这个可能跟消费者理不理性有关系,其实国内的奶企业从08年到去年这整整三年每年都超过30%、40%,进口奶粉08年是12万吨左右,09年一下子翻到30万吨,2011年一下子突破40万吨,今年已经超过42万吨,包括最近这一两年的网购,数量都增加了很多,这关键是消费者怎么看的问题,关键就是心态、理智的问题。关键是我们现在的心态还是有点崇洋,还是觉得“国外的月亮圆一点”,另一方面,我们国内的企业不争气,做得不好,出了三聚氰氨之后,还是有10多起这样类似的丑闻,这对消费者信心是个大的打击,行业危机会出现,这种情况底下,消费者很自然地会把他的选择权投到洋奶粉市场上。去年两年洋奶粉垄断市场,而且在价格上叫板,不买国内的只有选择买我的,我趁这个时候来提价,所以洋奶粉占了便宜,国内的企业都受到了挑战,这是整个行业最担忧的现象。

  王丁棉:其实从总的营养来说,进口奶粉跟国产奶粉,大包粉也好,婴幼儿奶粉也好,成年奶粉也好,老年奶粉也好,从营养的角度来说没有多大的差异性,从卫生安全的角度来说也没有多大差别。道理很简单,婴幼儿是一种特殊的消费群体,全世界就有专门一帮专家,类似我们国家的丁教授就是这里面的成员之一。这帮专家会不定期隔几年碰在一块,哪个国家加点元素因素,或者加多少,或者小孩需要什么特殊的营养,这帮专家会来论证,而这帮专家多数是有医学营养做基础的。

  王丁棉:国外最近流行婴幼儿奶粉添加脑部营养物质,比如胆碱、DHA等物质,我们国内奶粉也有了。消费者有一个错误的理解,越贵就等于产品质量过硬、营养越好,其实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按百分比,它的营养多不过国内的5分,1、2分可能会有。

  王丁棉:但是需要时间,因为整个国家整个民族把自己下一代营养健康的物质寄托在国外品牌上,这是个风险很大的问题,我们不能做这样的事情,还是得依靠中国人自己生产的奶粉,三聚氰氨也不是每年发生的事情,后来出现事情,也只是个别企业,从政府层面已经做了对应,有600到800家企业进行了清理整顿,生下来的企业在整顿过后已经要求检测设备、检测方法,生产规模、生产环境都得到很大改善,如果政府再抓下去三、五年,我们的企业加工设备再改良一下,跟国际上再接轨一下,那么整个加工环境跟国外差不了多远,但是在奶源生产方面是有点差距,因为我们现在的饲料方法是散养比较多,比如新西兰、澳洲是放养比较多,美国是圈养,但它的环境比较好一点。我们国内是100亩的规模牛场才占20%左右,如果反过来,我们整个留存的状况奶的质量会有更大的提高,如果这些方面都差不多,那还有什么差别?

  王丁棉:奶源生产我不太赞成集团化,还是得适中,一是管理,一是经济效益,还有环保,病疫预防等,有的企业走极端,甚至有企业提出10万才能算牧场,不是这样的。我很担心10年、8年中国会出现垄断寡头企业,如果是这样的政策导向,有可能会出现。

  王丁棉:当然不好,因为市场就强调竞争,强调产品合不合格,产品质量问题主要是这个,不管企业大小,你可以办五星级的宾馆,也可以搞个个体的小炒饭馆,但是要看质量达不达标,而不只是强调风味。现在政府层面也好,一直强调又大又强,又大又强本身就是矛盾,凡是大的不可能强,反而小的、中等的会强。即使我们现在做到很大的企业,你认为它很强吗,实际上只是虚表的强,它经不起考验,比如说靠卖广告占市场份额,但产品质量真的过硬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就不会出现“OMP”事件了。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下一代的问题,学生用奶方面您也非常关注。你一直致力推动学生奶的发展,为广大学子营养补充出谋出力,在你的推动下,广州确实广为普及,但是在2011年初开始,学生奶的普及就出现萎缩现象,当时也有不少媒体做了报道,请问一年后的今天,现在学生奶的普及程度如何?其供应、费用等都有什么变化?

  王丁棉:从09年我就参与关注学生奶,我专门写过专题报告,甚至在广州市学工委刚启动时,我也有主动去推,还在广州电视台、南方电视台专门做比赛等活动。学生奶这个事情应该是个好事,但现在是好事没办好,推广的力度没到,一是政策导向不行,政府给予的关注和补贴、税收等政策没有,政府的提倡也没有,从政府层面来说,比如教育部门、学校,现在有个问责制,学校是个高风险的板块,因为他是个特殊人群,比如乳糖不耐症,喊一下,可能整个班十几、二十个人都是,群体群发这样的事件(比较容易发生)。但是学生奶这个事情是个好事,我们跟医学营养专家探讨过,也问过小孩,小孩一般是7点吃早餐,到第三节课时(9点半10点时)早上吃的东西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肚子有点饿了,有饥饿感精神就会不集中,如果这个时候提供能量,很快就会恢复过来,而且长期下来蛋白质、钙都这类营养会吸收得比较合理,对整个民族的健康绝对有好处。

  王丁棉:基本上数目还是稳定的,没有多大萎缩,比如广州市地区一年是1.2万吨,数量没有减。因为学生奶生产企业是经过专家认可的才有资格生产,没有资格的不能随便生产。资质很严,奶源要可靠,加工设备要比较先进,还不能按社会的价格去售价,学生奶的原则是要考虑安全、营养、方便、廉价,八字方针。

  推不开价格是主要问题,比如广州市现在是1块5,市场上大概是2块5、2块3(同样产品、同等容量),按道理这个差价也很多,企业已经把利润让出来了,按这样的做法,事实上1块5还亏1毛钱左右,企业去年打报告给政府,已经提了一年多,提出要从1块5提到1块7,这个事情因为比较敏感,刚好这两个企业都是国有企业,所以不要在敏感的价格上再提,所以没批,要企业长期背这种负担可能捱不长时间,好在是这两个企业都是国有企业,如果是民营企业肯定一早就不干了,他承担不起,我为什么要帮政府干这个亏本的事情呢

  王丁棉:从我接触的学生家长来说,只要是安全,对提价还是认可的。现在家长有些认识也有问题,对小孩的关注度太高了,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小孩身上,因为现在是独生子,比如不小心跌了一跤或者跟同学打一下架,或者吃一些东西搞得肠胃不适,其实真正的食物中毒很少,可能是因为卫生条件差一点,据我们掌握的调研情况来看90%到95%的学生都可以饮用牛奶,真正不适宜饮用牛奶的占小部分,这部分我们不强迫他饮用。其实在广州地区整整推广了10年,真正发生牛奶中毒的事件还没有一单,在全国来说,我印象当中牛奶中毒事件当中学生奶也没有,乳糖不耐这类症状比较多,最后化验来化验去牛奶本身没有毒,没有变质,没有坏。也不是说完全没有,比如说去年陕西的榆林事件,251个小孩有临床的症状,当然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把它归为乳糖不耐症什么的,我们认为那个事件跟牛奶的产品质量应该有点关系,可惜最后不了了之,没有彻底查清。不查清对后来的也有负面反应,其他小孩大人就会认为就是那么回事,他们会担忧,如果彻底查清到底怎么回事也好办,比如说是牛奶污染而导致的,这也不奇怪,只要做好预防和产品检测就可以了。因为他是一直饮用乳酸饮料,突然间改变喝常温奶,常温奶加工到137度不会有问题,一般的细菌会杀死,但我就担心里面的藏毒素、其他致病菌杀不死,这方面可能导致。

  王丁棉:工艺、品质都没有问题,关键还是观念、认识。营养是医生、家长的责任,“学校是给学生灌输知识的地方”,这是湖南的一个教育局局长讲出来的,我认为这样讲是不负责任人的,如果这个学生培养出来全部是近视眼、有牙病的,那有什么用,所以强调身体健康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主持人:部分无良超市篡改已到期食品的生产时间,已成为半公开的秘密。而早产奶的频频出没,则更是牵动着无数消费者的视线,即使是部分知名品牌也不断牵涉其中。我们看到今年的两会代表就建言:立法建立食品保质期预警机制,对此你怎么看?

  王丁棉:食品安全第一关就在原料、加工把好关,流通环节也应该做好检控,流通环节也涉及到政府的监管,包括生产企业的责任,如果你在加工环境就做手脚,比如说提早生产日期甚至涂改有效保质期,涂改保质期的风险是很大的,时间过了,食品可能就变质了,但是涂改生产日期也是风险很大,所以这个要站在消费者的身体健康和安全角度来着想,比如生产日期打到下个月,早几年有各企业我在现场就发现,他的解释是调错了条形码,怎么可能错。

  王丁棉:政府也好,行业也好,如果加强监督的话,企业还是比较收敛的,如果连续两次发现,还在做涂改的产品,发现一个要处罚一个,这样的东西要立即销毁,对消费者负责任,作为消费者不知道这罐奶粉到底是哪天生产的,怎么能放心。

  王丁棉:关键是这个行业的业内规则大家要遵守,不管是养奶的也好,牛奶加工的也好,都要对这个行业负责,如果违反规则,这样做的话整个行业的信任还是处在危机状况,大部分做都不行,所以这个行业还是有个规则的问题,业内有个规则,大家要遵守,国家有法律,但如果业内自己都控制不好就会出事的。媒体很多都披露了,克扣奶农的利益,明明是二斤牛奶给你一斤奶的钱,甚至是牛奶养殖厂的工人的责任,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已经处在信息很透明、信息传播很快的时代,不可能这个企业的(所有信息)是封闭的,关键是要对得其自己的良心,要凭自己的良心去做事,消费者才是你的上帝,你做的产品不合格,没人消费你的产品,那你怎么做得下去?犯错的企业,该改的就改,该停的就停,不能再欺骗消费者。

  另外,作为中国企业,要发展不要太快的速度,现在有个别企业老是追求速度、数量,往往质量、安全没有说服力,凡是追求快往往容易出问题,三聚氰氨事件回过头来去反省,就是因为奶源跟市场需求严重短缺,少了不够就去抢,1万吨,生产出来5千吨,还有5千吨就用水什么的来兑,问题就出现了。三聚氰氨造假到什么程度,凡是白色的都掺进去。

  有个人三年造假牛奶,卖给大企业,这当中有没有跟大企业利益勾结这不知道了,但是三年造假,这个造假专业户三年都没有向周边的奶农收购牛奶,自己也没有养过牛奶,真的很疯狂,我写过一篇文章《达到疯狂的造假牛奶》。如果你自己都不做好,消费者怎么信得过你呢,消费者最怕的就是受到欺骗。

  王丁棉:政府加大监管力度有必要,关键是企业自身要做好,我主张行业协会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行业自律是好的方法好的手段,比如在这个地头,你出事了,由行业协会向社会公布,向媒体提供(信息),媒体一曝光,一列黑名单,由消费者来把你开除市场,现在全国有没有做到?这么多造假企业,这么多不合格企业,有的行业领导还要为它打圆场,为它公关,为它说情。

  王丁棉:比如企业曝光以后,我就是一个被公关的对象。有的是外资企业,国内企业,有大企业、中企业,一出事以后,我给媒体评论或者写文章点到它的时候,他就找人来公关,到目前为止,这么多的强势公关,我都没有被公倒过。

  我本身也是个消费者,矛盾点就在这里,你是一个消费者,又是这个行业的监管者、从业者,矛盾就出来了,过得了自己这一关就过得了消费者那一关,生产者在生产时首先应该打两个问号,这杯牛奶对不对得起自己,对不对得起消费者?

  主持人:今天王会长畅所欲言,对学生安全用奶、国内奶业发展,包括如何选择牛奶等消费者非常关心的问题都作了非常详细的阐述和解答,非常感谢王会长今天作客南方网,谢谢,希望您以后经常来南方网作客。

  二、选择新鲜的;罐头牛奶跟罐头鱼两回事。今天上午一个70多岁的老头,他提出一个问题,他问还原奶跟新鲜牛奶,他喝这么多年的新鲜奶已经习惯了,换一下他都辨认得出来,他投诉给我说这个厂家不诚实,偶然会有这种现象出来。

相关文章列表
    无相关信息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热点排行